Menu:


点击最多

  • 他说
  • 宋汶霏因《舞者》成名
  • 所以在选择时
  • 却有一位神秘人怀着某个目的
  • 但剂量得根据各人的具体情况
  • 而是重在向学生教授正确的生
  • 在酒店
  • 这是今年国象联赛的第一
  • 公办高中13所
  • 1905年
  • 朴树也低声表示怕她(周迅)
  • 而在8月份
  • 推荐阅读

  • 不愿意公开卷入地区争端
  • 而是重在向学生教授正确的生
  • 宋汶霏因《舞者》成名
  • 在酒店
  • 朴树也低声表示怕她(周迅)
  • 所以在选择时
  • 只能住在出租屋里等待死亡之
  • 公办高中13所
  • 1905年
  • 而在8月份
  • 记者昨日获悉
  • 这是今年国象联赛的第一
  • 只能住在出租屋里等待死亡之神的降临

    2017-03-18 08:27

    “我跟了深圳器官劝捐员高敏一年,跟了做临终关怀的融雪盛平社工机构一年,跟了长沙民政学院相关研究一年,有很多事情触目惊心,这个提案是经过深思熟虑提出的。”在刚刚结束的市政协会议上,潘争艳委员说,死亡是人人要面对的,深圳的不少人已进入暮年,他们在面对死亡时的困境,需要一个真正懂生命的机构来破解。

    尤其是跟踪深圳器官劝捐员高敏后,潘争艳发现,身处困境的人难以自处。由于深圳目前没有专门机构收治病重病危的人群,不少来深建设者因病致贫,大医院说没有治疗价值,小医院也不收治,只能住在出租屋里等待死亡之神的降临,死在出租屋内,被房东和邻居侧目,引起大家的不满和误解,“医院不收,房东赶人”的案例很多。

    “我跟了深圳器官劝捐员高敏一年,跟了做临终关怀的融雪盛平社工机构一年,跟了长沙民政学院相关研究一年,有很多事情触目惊心,这个提案是经过深思熟虑提出的。”在刚刚结束的市政协会议上,潘争艳委员说,死亡是人人要面对的,深圳的不少人已进入暮年,他们在面对死亡时的困境,需要一个真正懂生命的机构来破解。

    现在临终关怀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比较专业的公开专题。临终关怀有两种,一是通过药物、机械护理的技术性关怀,二是通过人文、护理、辅助治疗等人性关怀。她建议由专业社工机构牵头,医疗机构为辅,慈善组织、宗教团体参与的非营利性临终关怀中心或者临终关怀医院。由医生、护理人员、心理治疗师、康复治疗师、专业社工、宗教人员组成工作人员,而经费则可参照非营利性养老机构政府补贴办法。(记者 管亚东)

    潘争艳委员提出,传统观念根深蒂固让中国人非常忌讳死亡话题。目前,临终者只能无奈地接受两种截然不同的“待遇”:一是被安置在医疗机构继续接受过度治疗,甚至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在接受创伤性的治疗,而这进一步加剧了综合性医院床位资源紧张的局面;二是被拉回家中,放弃临终者所需的照顾,患者不断承受疼痛直至死亡,也没能得到生命质量的保障。

    潘争艳委员说,相对于深圳1800万的人口来说,长者数量已经接近老龄化水平,但是临终病房及床位设置几乎没有。而从医院及养老院的社会角色和定位来看,在临终服务方面是缺失的,需要专门的社会服务机构来提供临终服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