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enu:


点击最多

  • 建始县环保部门通过政府采购
  • 属于国家确定的武陵山连片特
  • 要求在5月上旬以前
  • 也是典型的农业大市
  • 自动赚钱的智能营销神器
  • 培养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型人
  • 而忽略了消费者的高标准需求
  • 在我和周迅拍摄之前
  • 但是在组织上都很有序
  • 节能环保
  • 现场为山田佳子检测皮肤的健
  • 润莎艺术卫浴可为消费者提供
  • 推荐阅读

  • 从今天上午9点钟左右来到台
  • 赵维山以黑龙江省阿城市为中
  • 目前已完成投资3500余万元
  • 但是在组织上都很有序
  • 各地各有关部门要加大工作力
  • 并成立了学校达标工作领导小
  • 现场为山田佳子检测皮肤的健
  • 生态村共8个
  • 在武汉科技大学
  • 差一步就创造了世界记录
  • 现场颁证
  • 该村负责人表示
  • 我爽快地答道

    2017-12-08 01:32

    当我“步履蹒跚”缓步来到学校时,正好下课。“秦老师来了!”三楼走廊上一学生惊呼。先是一声,后来竟是一大片了。“是秦老师!秦老师!秦老师!”学生们欢呼不已,我抬起头一看,原来是我704班的学生们。于是,我学着领导的样子,潇洒的向他们挥挥手,向大家示意:“同学们好!”不料想,我的“领导风范”还真的起了作用。大声喊的同学更多了。也许声音太大,也也许是叫声太亲切,教学大楼走廊上一时间竟站满了学生。为了不影响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,我快步向学生奔去,同时摆手:“别这样,这荣耀我受不了!”手上是这么做,可心里却希望同学们的声音大点,再大点。

    “您是个坏老师,分别没几天,怎么就把我的名字忘了?!我们可想着您呢!”学生不依不饶,刚才还“晴朗”的脸蛋一会儿就“乌去密布”起来。看她生气的样子,我戳着她的鼻子:“傻姑娘!你不就是小调皮鬼桂芳嘛!”

    同学们的欢呼一时间我想起了师范临毕业时,在县城实小实习时的情景。每天我都早早的来到学校,站在教室门前迎接每一位学生的到来。“老师好!”“同学们好!”看着一个个稚气未脱的孩子们亲切的笑脸,听着孩子们甜美的童音,心里比吃了蜜还要甜。上课时,激情四射。下课了,与学生们打成一片。学生呢,也是喜欢我不得了,什么话都愿意和我说,有什么东西都愿意拿出来与我分享。走到哪,学生便跟到哪。就连放假了,好多学生还跑到学校找我玩。实习结束时,每位学生都送给了我礼品,那场面我一生都难忘。分别晚会上,好多学生还流下眼泪。这场面,这情景让我的实习老师也感叹不已:“小伙子,难得!每年都有学生来这里实习,也都举办了晚会,可都没有今天这么感人。小伙子,好好干!将来你一定是一个好老师!”带我的是一个姓韩的女老教师。对学生很严,学生很怕她。听着她的话,仿佛我真的能成为一个好老师,连声说:“谢谢!谢谢!”

    吃过午饭,睡了一会儿午觉,不习惯玩网格游戏的我浏览了一会儿新闻后,又开始沉浸书海了。

    “老师,明年我们是九四班哟!别忘了,回来教我们!”

    “我们是给您争气!我们考好了您才可能回来再带我们。”还是语文课代表向红脑子反应快。

    作者:秦立勇

    “秦老师,您说我是谁?”我还沉浸在美好的回忆中,一学生突然跳到我面前大声问。看着她调皮地样子,我故意紧繃面孔,歪着头说:“你呀,姓张,名飞……”

    “好!我们相约九四班!”我哽咽着回答。

    “我得了九十多分呢!”一口河南口音的刘雅伦兴奋地说。

    “秦老师,下午请您到学校来听一下教师信息录入讲座,地点在物理实验室。”校办王主任打来电话。

    “老师,期末考试我们考得可好呢!又是年级第一!”班长吴娉的话又把我拉回了现实。

    “谁说爱没有回报?谁说学生无情?”望着天边虽已是秋日却依然灿烂的阳光,我在心底喃喃。

    “我呢?”“小篮球迷”李建飞也跑到我面前大声问我。接着是班长吴娉、数学课代表袁丹、怪人王心语……学生们一个个的跑到我面前,我一个个的叫着他们的名字。有的同学生怕老师漏掉了他,干脆自报家门。楼道上一时笑声四起。同学们把我围在最里面,关心地询问我的病情,问我是不是回来上课的,是不是还是带他们……同学们的问题,像连珠跑一样,一个接着一个。看着他们一个个可爱的面孔,我又想起昔日给他们上课的情景。

    上课铃声还没响,教室里早已书声朗朗。声音之大,让邻班的老师羡慕不已。而我呢,同学们这么激情相邀,办公室里的我还怎么坐得住呢?也只好夹着书本走进教室早早加入同学们的读书中去了。上课了,坐在后面的同学端着凳子主动坐到讲台前来了。为了不影响后面的同学听课,有几个同学则干脆坐在地上。两边的同学呢,也不甘示弱,搬着凳子,拿着书坐到中间一排的同学旁边。有次上公开课,见同学们这样坐,有老师笑我:“你这是散养啊!”因为我的“放纵”,同学们上课很随意,提问也不拘束。有时为了一个问题,同学们一个个争得脸红脖子粗。我呢完全“不像个老师”,走下讲台,参与同学们的探讨。走上讲台则时而激情四射,时而抑扬顿挫;时而声如“洪钟”,时而音如“蚊吟”……

    “好的。”我爽快地答道。自从五月份腿受伤以来,在家里静养的我一直还没去过学校呢。听说学校正在搞示范学校创建,学校一定大变样了吧。

    “好!好!谢谢你们!”听着同学们的表白,我激动不已,连声称谢!此刻,我的眼泪哟,早已盈满眼眶。还好铃声救了我的驾。不然,我真的要“以泪洗面”了!

    “我也得了八十多分呢!”坏小子乔长权抢着说。